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鹿飞x艾若曼】换房日 视频剪辑

手机剪辑 画质感人
对应同名文食用 剧情向
第一次剪辑 粗剪多多包涵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15611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3FD9709E-D8ED-4AF0-B8CA-710E3064B93A39274infoc&ts=1535082784106
打不开评论戳

想成为一个会剪视频 会写文的画手
自产自销

【鹿飞x艾若曼】换房日(完)

*复健产物 短小
*狗o私预警
*自娱自乐
001
艾若曼跟男友分手了,没错,她甩了对方。
虽说是分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艾若曼仍是将眼睛哭出了红血丝。
她仰起头将易拉罐里最后一口冰啤酒一饮而尽,随后将其扔在一旁。
这是最后一听啤酒了。
艾若曼胡乱抓了把头发,摇了摇头,似乎在后悔低估了自己的酒量。
不,是低估了分手带给她的打击。

她今年二十七,兜兜转转又过回了单身贵族的生活,父母的催婚,同事的嘲讽以及时间的偏袒,都早已让她烦躁不安。

艾若曼站了起来,拿起进门时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包,打算再去便利店买几听啤酒。
也许她真的有些醉了,才刚迈出去一步,就踩上了一瓶易拉罐,脚下一滑——摔着屁股了。
她紧皱着眉,心里咒骂着踢了罪魁祸首一脚。
罪魁祸首委委屈屈地滚到了桌子底下。
艾若曼气得扔下了刚拿起来的包,按下了手机电源键,点开通讯录。

“喂,过来陪我喝酒,不过你可能得自备了,顺便帮我带几听。”
没等对方回答,挂断键就已经按下。

002
夜很长,也很怅。月光很亮,也很凉。
门铃声终于响起,艾若曼起身开门,并提醒着自己小心脚下。
“怎么才来呀。”她有些不满地夺去来人所提的袋子,摸了下,“怎么不是冰的!这怎么喝嘛!”
艾若曼转身就走,门口的人也跟了进去。
“大晚上的,你肯定也没吃饭,喝冰的对胃不好。”一阵男声响起。
她终于回过头去,却是瞪了一眼:“鹿飞,你怎么这么絮叨。”

“我跟他分手了,我跟你说,可不是他甩了我,是我甩的他。”
“当初我就觉得我俩不合适,想着将就下,可不合适终究是不合适,这不还是分了。”
“女人啊就不该便宜了男人委屈自己。”
“哎你说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个样啊,时间他也真是瞎了眼,一味偏向你们。”

艾若曼终于停下了抱怨,抬头看着鹿飞:“你怎么不坐下啊,非得站着让我仰视你,果真天下男人都一个样。”

鹿飞终于能插上话了,他刚从各类包装袋,易拉罐的重重包围下逃离出来,又遭到了艾若曼的攻击。“我说一句你回五句,咱俩谁絮叨。”
他打开了一道拿来的保温桶,起开一听啤酒,和手里的筷子一同递给身旁的艾若曼,紧接着又起开一听,向前一伸。
“少喝点,我等会还得收拾屋子,照顾不过来你。”
艾若曼又白了鹿飞一眼,一仰头,大半罐下肚。
“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鹿飞目光一扫他们周围的垃圾,又挑了挑眉毛,一切尽在不言中。

003
艾若曼终究还是喝醉了,也正如鹿飞所料,胃隐隐作痛。
鹿飞调了一杯温水,从包里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胃药,给艾若曼吃下。
“吃了药喝点热水,我先差不多收拾收拾,让你能落下脚。”鹿飞又往杯子里续了点开水。
艾若曼双手捧着热水杯,胳膊肘抵着胃,缩在沙发上。
“再说吧,都这么晚了,你明天也得上班。”

“你这儿不收拾觉都没法住,明天晚上下班直接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
鹿飞蹲在地上,不停往身旁的垃圾桶里丢着东西。
“等会儿你收拾下用的东西,我直接帮你带走,这几天你先住我家,我来这儿给你收拾收拾。”

艾若曼笑了笑,推了鹿飞一把,装作带了醉意地说:“行啊鹿飞,我没白对你好,之前算我 艾若曼错怪你了,你和那些臭男人还是不一样的。”
“不过,”艾若曼挑了挑眉,一脸坏笑,“你有没有金屋藏娇啊,我可受不了一进卧室看见床上躺个小甜甜。”
鹿飞听了一愣,一把夺过她手中空掉的水杯,又倒了半杯,有些不满地塞回她手中。
“什么什么小姑娘啊,我有没有女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胃好了?”
艾若曼笑着摇了摇头,说:“还有点疼,不过好多了。”
“你肠胃本身就不好,饮食特别要注意,你自己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天天吃泡面怎么行。”鹿飞抖了抖手中的泡面袋,又接着说,“还有,碗筷用完就要洗干净,像你这样堆成山了再洗会滋生细菌。”
艾若曼皱了皱眉,抵着胃的力道又重了重:“鹿飞,是不是你们作医生的都有洁癖啊,求求您行行好,别絮叨了,听得我胃又疼了。”
鹿飞停下了手中的活,走了过去。
“卧室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扶着你先去睡觉吧,我再收拾收拾,今晚就住你这儿了,有事喊我。”
艾若曼无力地点了点头。

004
一夜无梦。

一夜无眠。

005
七月的清晨来的早些,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打进屋内,鸟儿有些偷懒还没有开始鸣叫,屋内的人儿也还没醒来。
厨房里的人一阵忙碌,熟练而精准地拿出碗筷,有条不紊地盛好米粥,接着去叫艾若曼起床。
“起床了,你上班快迟到了。”
艾若曼缩在被子里挣扎了几下还是起来了。
“我熬了点小米粥,养胃,你最近吃点清淡的。”鹿飞又往艾若曼的碗里加了把勺子。
艾若曼尝了口,满意地点点头,说:“鹿大厨的手艺真不错,做粥都比别人的好喝。”
“不对,我家什么时候有小米的,你去超市了?”

“没有,超市太早还没开门,我回家取了点。”

艾若曼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看着鹿飞,说:“你几点睡的?几点起的?不上班了?”

“我昨晚睡的挺好的啊,我工作也不忙。”鹿飞笑着说。

艾若曼双肘放在桌上,向前微微探着身子,说:“你当初从公立医院跳槽到私立我就不赞成,到了私立还一天只看几个预约,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呢,六十分就好。”

“这么多年你还是跟上学时候一样,不求上进。”艾若曼白了鹿飞一眼,接着夹了一块鸡蛋。

“还说我,你不也是没变。”

006
“手机给我下。”
艾若曼还在换鞋,鹿飞早已收拾好在门口等待。
“嗯?你要我手机干什么。”艾若曼虽然疑惑,但随着话音,手机已经递给了鹿飞。
“给你添加提醒,以后每周三是换房日,你做家务的能力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艾若曼接过手机,笑着借其打了下鹿飞,说:“我看你就是强迫症,别乱给我扣帽子。”

“好好好,我强迫症,你说的都是对的,我错了,你考虑原谅我下?”
“看在你替我收拾屋子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007
岁岁年年,周而复始。

008
“什么在响?”鹿飞正捞起迷迷糊糊的艾若曼,没空去管那叫嚣着的手机。
怀里的人勉强睁开眼,随意一划就关掉了。
“没什么,你当初给我设的提醒,换房日。”
“取消了吧,我人都搬过来了。”
艾若曼勾勾嘴角,在鹿飞脸上轻啄下:“我不,我要留着让你记住以前对我多好,别结了婚就忘了本!”

“好,留着。”

END
不知道打什么tag 不合适会删

真真真真杂食号 到处爬墙 如果介意就请取关啦 感谢相遇 感谢喜欢
坑不一定啥时候填 写文最重要的是开心嘛

【曼飞】换房日

*试阅预警 lof盯好几天总觉得没人嗑这对
*狗o私预警
*复健产物 没人嗑就是自娱自乐啦
001
艾若曼跟男友分手了,没错,她甩了对方。
虽说是分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艾若曼仍是将眼睛哭出了红血丝。
她仰起头将易拉罐里最后一口冰啤酒一饮而尽,随后将其扔在一旁。
这是最后一听啤酒了。
艾若曼胡乱抓了把头发,摇了摇头,似乎在后悔低估了自己的酒量。
不,是低估了分手带给她的打击。

她今年二十七,兜兜转转又过回了单身贵族的生活,父母的催婚,同事的嘲讽以及时间的偏袒,都早已让她烦躁不安。

艾若曼站了起来,拿起进门时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包,打算再去便利店买几听啤酒。
也许她真的有些醉了,才刚迈出去一步,就踩上了一瓶易拉罐,脚下一滑——摔着屁股了。
她紧皱着眉,心里咒骂着踢了罪魁祸首一脚。
罪魁祸首委委屈屈地滚到了桌子底下。
艾若曼气得扔下了刚拿起来的包,按下了手机电源键,点开通讯录。

“喂,过来陪我喝酒,不过你可能得自备了,顺便帮我带几听。”
没等对方回答,挂断键就已经按下。

002
夜很长,也很怅。月光很亮,也很凉。
门铃声终于响起,艾若曼起身开门,并提醒着自己小心脚下。
“怎么才来呀。”她有些不满地夺去来人所提的袋子,摸了下,“怎么不是冰的!这怎么喝嘛!”
艾若曼转身就走,门口的人也跟了进去。
“大晚上的,你肯定也没吃饭,喝冰的对胃不好。”一阵男声响起。
她终于回过头去,却是瞪了一眼:“鹿飞,你怎么这么絮叨。”

“我跟他分手了,我跟你说,可不是他甩了我,是我甩的他。”
“当初我就觉得我俩不合适,想着将就下,可不合适终究是不合适,这不还是分了。”
“女人啊就不该便宜了男人委屈自己。”
“哎你说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个样啊,时间他也真是瞎了眼,一味偏向你们。”

艾若曼终于停下了抱怨,抬头看着鹿飞:“你怎么不坐下啊,非得站着让我仰视你,果真天下男人都一个样。”

鹿飞终于能插上话了,他刚从各类包装袋,易拉罐的重重包围下逃离出来,又遭到了艾若曼的攻击。“我说一句你回五句,咱俩谁絮叨。”
他打开了一道拿来的保温桶,起开一听啤酒,和手里的筷子一同递给身旁的艾若曼,紧接着又起开一听,向前一伸。
“少喝点,我等会还得收拾屋子,照顾不过来你。”
艾若曼又白了鹿飞一眼,一仰头,大半罐下肚。
“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鹿飞目光一扫他们周围的垃圾,又挑了挑眉毛,一切尽在不言中。

003
艾若曼终究还是喝醉了,也正如鹿飞所料,胃隐隐作痛。
鹿飞调了一杯温水,从包里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胃药,给艾若曼吃下。
“吃了药喝点热水,我先差不多收拾收拾,让你能落下脚。”鹿飞又往杯子里续了点开水。
艾若曼双手捧着热水杯,胳膊肘抵着胃,缩在沙发上。
“再说吧,都这么晚了,你明天也得上班。”

“你这儿不收拾觉都没法住,明天晚上下班直接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
鹿飞蹲在地上,不停往身旁的垃圾桶里丢着东西。
“等会儿你收拾下用的东西,我直接帮你带走,这几天你先住我家,我来这儿给你收拾收拾。”

艾若曼笑了笑,推了鹿飞一把,装作带了醉意地说:“行啊鹿飞,我没白对你好,之前算我 艾若曼错怪你了,你和那些臭男人还是不一样的。”
“不过,”艾若曼挑了挑眉,一脸坏笑,“你有没有金屋藏娇啊,我可受不了一进卧室看见床上躺个小甜甜。”
鹿飞听了一愣,一把夺过她手中空掉的水杯,又倒了半杯,有些不满地塞回她手中。
“什么什么小姑娘啊,我有没有女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胃好了?”
TBC 看缘分系列
实在不知道打什么tag 不合适会删

【白鸥元宵联文】《胜负》

白鸥元宵联文活动
CP:白小西x鸥记者
抄送:@白鸥联文厂 




*明侦角色拉郎 白小西x鸥记者
*狗o私预警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x
*要寄刀片请私聊问我地址
————————————————————————————-

001
“来了。”蹲在墙角的男人将手里的馒头揪成块向对面的墙壁扔着,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有些沙哑。
“173号白小西!你不愿意吃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在M镇这间面积与犯人数不成正比的监狱里回荡着狱警的斥责,令人有些毛发悚然。
“嗯,来了。”女人勾了勾嘴角,顺应着狱警的推搡,有些趔趄地走向男人对面的墙角。
门重新被锁上,狱警冷哼一声,也转身离去。
女人俯下身,把男人方才扔下的馒头块尽数捡起,然后扔在他的身旁。
男人正拿着勺子在汤菜里翻搅着,似想从中找出一点肉星,但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他终于抬起头来,仰望着她:“别来无恙啊,鸥记者。”
她蹲下身来,妩媚地对他笑着,却不知为何有些寒:“别来无恙,只不过……”她站起身,不知是否有意地踢翻了他的汤菜碗,“这次,是我赢了。”
002
“再给我来一杯啤酒!”白小西重重地将啤酒杯摔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趴下,动作幅度有些大了,把刚放下的酒杯推下了桌子。
啪啦。碎了。
酒吧老板何前辈闻声赶来,先是看了看眼前的玻璃碎片,而后抬头瞅了瞅一醉不起的白小西,一边捡着碎玻璃一边骂道:“你说你这没出息的小子,今晚抽的什么风,非得把自己灌醉不可。”
白小西听见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举起手臂高呼:“巴萨万岁!”
收拾完残局的何前辈走到白小西身边,想将他拍醒。
“何前辈,我来叫他吧。”伴随着高跟鞋与地面的清脆接触声,有一句轻细的女声传来。
何前辈觉得这声音甚是熟悉,但却有些不大敢认。
“怎么?何前辈您不认识我了?”年轻女人轻笑看着面前一脸不可思议的何前辈,言语中透露着熟络。
“没没没,快坐快坐。”何前辈拉出椅子,接过女人手里的行李箱,“小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没听小西说过。”
“我也没告诉他。”鸥记者突然冷淡了语气。
何前辈并没注意到这一点,仍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你这一走,小西就不爱说话了,只知道拼了命地训练,其实他不说我们也知道,他是离不了你。”
鸥记者叹了口气,摇摇头:“他是恨我。”

鸥记者与白小西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两家大人也是世交,颇有些定了娃娃亲的意思。两个人也是感情甚深,无疑是一对亲密情侣。
可就在几年前,鸥记者突然前往加拿大留学,白小西有意阻拦,可终究是抵不过鸥记者的去意已决,情侣间的关系也随之出现裂痕。
鸥记者一去就是四年,四年从未回国,两人也只是偶尔有所联络,至于鸥记者为何会突然出国,白小西也一无所知。

“醒醒,小西!回家了!”鸥记者轻轻拍着小白的脸颊,试图叫醒他。
白小西却打开了她的手,指着她的鼻子问道:“你…你是谁呀?我不要跟你回家。”他一边摆着手一边拼命摇头,“不,不!不要跟你回家!只有鸥能带我回家!”
鸥记者苦笑着,双手按住他的肩膀:“我就是鸥啊,走,咱们回家。”
她刚转身想拉住白小西的手,就听见背后有哭声传来。
“呜呜呜…鸥早就不要我了,你不是鸥,不是鸥!”
鸥记者愣住了,白小西的话像一把刀刺进了她的心里。
她蹲下身,拉起他的手,啜泣着:“对不起小西,对不起。我回来了。”
这下轮到白小西愣住了,他揉了揉眼睛,双手挣脱鸥记者的禁锢,将她的下巴托起,左瞅瞅右瞧瞧:“你真的是鸥吗?”
鸥记者点了点头。
“你别哭,别哭呀。我原谅你了,我跟你回家。”白小西用手背轻轻擦拭掉鸥记者脸颊上的泪痕。
鸥记者肩膀依旧是一抽一抽的。
白小西抓起鸥记者的手,咬了一口:“咬你一口就当把欠我的都还了。”
鸥记者不哭了。
但他真的不恨她了吗。她分明觉得他咬得是那么重。
很疼。
白小西笑了,拉起她的手,但淡淡的血腥味却在舌尖泛起苦涩。
003
白小西和鸥记者和好了,和过去一样的如胶似漆。鸥记者到底是从国外留学归来,一回来就已经安排好了工作,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即使白天忙着东跑西跑掌握第一手新闻,晚上也会去找白小西,陪他一起训练一起比赛。
这天白天与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鸥记者依旧是忙忙碌碌了一天,累得恨不得住在公司。但是想到白小西在晚上还有一场重要的比赛,就匆匆地与同事告了别。

白小西也与往常比赛前一样,没有一点儿紧张,反而是兴奋地跟鸥记者说这儿说那儿:“我比赛的时候记得给我拍照呀,拍好一点,每次都给我拍的太丑了,哪儿像个记者拍的……哎,你说,你要不要考虑当体育记者啊,你说啊,我给你讲体育知识……”
鸥记者笑着打断他:“你以为体育记者那么好当,能说当就当啊。”
“哦。”白小西有些失落地应了一声。
鸥记者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现在不也挺好的吗,我也能看你比赛啊。”
白小西笑了笑:“可是我也想看你工作啊。”
鸥记者没有接话,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
“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开始了,你该去准备了吧。”鸥记者举起手来,“加油啊,我会给你拍照的。”
白小西跟鸥记者击了个掌,眨眨眼睛,无比的自信。

时间过的飞快,鸥记者用笔记本敲了一会儿文案,比赛就要开始了。

白小西是B队前锋,堪称M镇球技最好的男人,与H队的乔小罗合称绝代双脚。
他最大的对手是H队的甄射手,他在球场上总与白小西过不去。

比赛开始了。
鸥记者拿起相机随时准备着拍照。
比赛刚开始就十分激烈,但B队也有着明显的优势,白小西的表现也是十分的精彩。
反观甄射手,有些显得心不在焉,感觉精力并没有在这场比赛上。

观众席上H队的球迷发出了一阵叹气——-甄射手失误了。

“这个甄射手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失误,我看今天B队是赢定了。”
“别啊,我押了H队,要不然我可是赔惨了。”
“不仅仅是今天,甄射手最近总是这样,不少H队球迷都开始对他不满了。”

观众席上的议论也是从未停过,但是鸥记者管不了那么多,她不赌球,也不是球迷,她只是来陪白小西比赛,给他拍照的。
于是鸥记者又举起相机拍了一张。
白小西摔倒了!
这是鸥记者从相机里看到的,也是从观众的呐喊声里听到的。

白小西被扶下了场。
鸥记者急忙跑去找他,队医正在检查他的伤势。
“应该是骨折了,这场比赛肯定是踢不了了。”鸥记者看了眼队医,觉得很是面生,但也没有多想,毕竟她此刻的心都在白小西身上。
白小西挣扎着要站起来:“不,我要比赛!”
“不可以,你想以后永远踢不了球吗,你不想要金靴了吗!”鸥记者按住白小西,不让他起来。
拿到金靴是每一位球员的梦想,那么白小西也不例外。
鸥记者的话果然起了作用,白小西老老实实地接受着队医的处理。
队医处理得干净利落,起码让鸥记者挑不出一点毛病,白小西安稳下来,她的注意力也渐渐转移到了队医身上。
“你是新来的队医吗?以前没见过你呀。”
队医点了点头,声音很甜美:“我今天刚刚随队,没想到就有球员受伤,你是他女朋友吧,真好。”

她的眼里满是羡慕。

鸥记者笑着点了点头。
“我是鬼队医,我应该叫你什么呀。”女孩子很是外向,打开了话匣子就有点收不住了。
鸥记者伸出手来:“你好鬼队医,我是鸥记者,以后还请多关照了。”说着她看了眼正咬牙忍着痛的白小西。
“你好鸥记者!”她摊了摊手,有些无奈,“虽然我很想,但是医生不可以随便握手。”
鸥记者表示理解,也觉得鬼队医有着较高的职业素养,白小西让她医治鸥记者很放心。
004
白小西伤了一个月了,伤腿明显在向好的趋势发展,鸥记者也请了假,专门照顾他。虽说这一个月离开了他心爱的足球,但是美人在侧的感觉也是舒服得很。
因为白小西的伤腿,鸥记者和鬼队医也成了好闺蜜,也许也是因为和鸥记者的友情,鬼队医对白小西的伤也格外关心。
鸥记者有时也会问白小西为什么会摔倒,白小西的回答永远是一样的。
不知道。
鸥记者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多问,球场的事她也不懂,也帮不了什么忙。

有一天,白小西突然嚷着要看鸥记者那天比赛给他拍的照片,鸥记者这才想起自己的大作还没有给被拍摄人欣赏。

“哎你看看,我拍的不错吧,还嘲笑我,看下一张。”鸥记者笑着按着翻页键的照片。

在这一张照片上,甄射手正铲着白小西,脸上分明露着得意的笑。


鸥记者想继续翻页的手僵住了。

他看向白小西,此刻的白小西满脸也写满不可思议。

又过了几天,鬼队医在这几天里一直没有来,只是给鸥记者发了条微信,大概是说白小西的腿很难恢复的和以前一样,很难再踢球了。
鸥记者从看见那张照片开始,每天都在关注着新闻,每天都会看报纸,虽然这是她以前最讨厌的事情。

震惊!B队前锋白小西竟然遇庸医!痛失夺取金靴机会?

鸥记者快速浏览了新闻内容,内容着实让她大吃一惊。
新闻报道称,鬼队医自己承认是自己的医治不当使白小西的腿恢复产生障碍,而在有媒体问道白小西的摔倒原因可能是什么时,鬼队医竟称是白小西自己失误而摔倒。
这一切让鸥记者无比震惊。与鬼队医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从见到她第一天起,就对她的专业技术毫无置疑,她怎么会是庸医,而且她为什么说白小西是自己失误摔倒!

鸥记者觉得鬼队医一定是被甄射手威胁了,不得以才自认庸医。
“鸥?你去哪儿了?”
听到白小西的呼喊,鸥记者将报纸藏起来,端起鸡汤进了他的房间。
“你不要每天早起给我熬鸡汤了,太累了。”白小西接过了汤碗,但鸥记者却没有放手。
“鸥?你怎么了?想什么呢。”白小西望着他有些疑惑。

鸥记者回过神来,勉强地笑了笑:“没事,刚刚公司打电话让我回去上班,我…”
鸥记者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那你赶紧去吧,明天就去吧,你有这么好的一份工作也不容易,我早就好了,要不是想让你多陪陪我,早就该让你去上班了。”
“那…那好吧。我等会就去给公司打电话。”鸥记者笑着说。

第二天,鸥记者的确没有再出现在白小西家里,只不过,与和白小西所说不同的是,她也没有去上班。
鸥记者来到了自己的公寓,拿出了笔记本,发布了一个帖子,曝光了甄射手蓄意铲倒白小西以及他逼迫鬼队医帮他顶罪。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帖子下留言辱骂甄射手的人越来越多,帖子的内容也开始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鸥记者合上了笔记本,眼前甄射手那狡黠的笑容仍挥之不去。

小西,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005
“M镇H球队的甄射手在酒吧厕所内意外身亡,经警方和某位撒姓侦探调查,杀人凶手正是前不久与其产生纠纷的B队球员白小西。白小西因故意杀人已被警方逮捕,其女友仍在为其准备上诉材料。”

鸥记者关掉了电视,最近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是白小西杀了人。
也不相信竟然有人抢先了她一步。
在白小西入狱前曾告诉过她,真正的杀人凶手是乔的女友鸥宝贝。可无奈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鸥宝贝才是真凶,所以翻案十分困难。

今天是监狱允许鸥记者探视的日子,鸥记者准备了许多材料,想再听听能不能从白小西那里得到什么关键性信息。
她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激动,现在能帮白小西的只有她了。
但是在看见狼狈不堪的白小西时,她还是哭了。
她隔着玻璃去抚摸他的脸,她真的好心疼。
因为情绪激动,鸥记者并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
就在她要走时,警察递给了她一封信,说是白小西给她的。
像白小西这样的杀人犯,信件都是需要警察检查才可以递给收信人的。
鸥记者很是惊喜,但想到这儿,不免有些失望。

回到家,她立即拆开信封,快速的将信读了一遍,正如她所料想的一样,信的内容大概就是说他在监狱里一切都好,不必挂念,让她要好好的,诸如此类的话。

鸥记者叹了口气,想要把信收起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既然他们刚刚已经见过了,那他为什么还要写信给他呢?
白小西一定有什么要告诉她的。
鸥记者赶紧将信展开,又重新拿起笔细细读了遍。
果然有问题。

次日,鸥记者又到监狱见了白小西。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鸥记者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曾经帮你调查过。”白小西如实回答
鸥记者有些不敢相信:“帮我?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是想慢慢告诉你的,可是……”白小西抬起了双手,望着那副手铐,“现在都晚了,只能一下都告诉你了。”
“你即使告诉我,我又能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小娱记,即使我知道我父亲是因为她而死,我又能怎么样,她是大明星!!!”鸥记者情绪又出现了波动。
相反,白小西却是出奇的平静:“我不管你怎么做,但都希望你别忘了一点,帮我洗清罪名。”
鸥记者刚开始有些奇怪白小西今天的直来直往,但是看见他有些冷酷的眼神,她明白了什么。

她觉得有些可怕,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你是想让我……”
“不!不可能!我不会的!”
白小西笑了:“会的,你肯定会的,咱们打赌好了。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的赌约吗。”


“鸥,咱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好啊,要是分开了你就是小狗。”
“为什么我是啊,要是你离开我了呢。”
“我是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鸥记者感觉恍然若世,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拎起了包,扶着墙走了。
006
这是白小西入狱后,鸥记者第三次看见白小西,但地点却有些出乎意料,监狱。
鸥记者因为是两起故意杀人案的凶手锒铛入狱,白小西也在监狱里待了两个多月了,看见鸥记者时也没有原本想象中的惊喜。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甄射手害得你右腿骨折。”鸥记者居高临下地说着,但却有些失去成功者的姿态。
“是,我比赛当场就知道了。”白小西如实说着。
鸥记者冷笑一声:“你是不是早就看见我拍的那张照片了,当时你是不是故意让我知道的。”鸥记者并没有疑问,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
白小西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在演戏,你只是为了让我去杀掉甄射手,这一切你都算好了,对吗。”
白小西这次没有说话。
良久,他才回答:“是的,但我万万没有算到鸥宝贝会提前你一步,也没想到我会倒成了替罪羊。”
鸥记者苦笑着,虽然她早已经知道,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难受:“说到底,你还是恨我。”
白小西这次真的没有说话。

“白小西,你赢了。”

“我也赢了。”

“我并没有离开你,不是吗?”
END

【贺唐】低到尘埃

Chapter 24

唐晶睁开了眼,贺先生站在她的面前,右手背在身后,左手牵着唐晶的手。

唐晶上下打量了一下神秘的贺先生,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两圈,扯了扯贺先生的袖子。

“什么呀,这么神秘。”唐晶笑笑。

贺先生也笑了笑:“想知道?”然后将脸微微侧向唐晶,“我可是有条件的。”

唐晶看着面前耍赖索吻的贺老师,越发觉得好笑,那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怎么变成了小孩子。

唐晶凑到贺涵身边,朝他脸上吧唧了口:“这下满意了吧我的贺老师,你也真好意思。”

贺涵听了唐晶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你从我这里获取对你有用的信息,我不应该跟你谈些条件报酬什么的吗,更何况是你现在急切想知道的,我都没有趁机涨价,你还说我真好意思,噫,真是小没良心。”说完,他又趁机点了点唐晶的额头。

唐晶撇了撇嘴,头仰的老高:“行,我错了,我没良心,求贺老师别再上课了。”

贺涵看着唐晶这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将藏在背后的右手伸了出来。

他右手拿着的,是一个相框,相框里嵌着的是那晚趁唐晶睡着时偷画的画儿。

唐晶接过画框,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双唇微张。

“这…是你画的?”唐晶抬起头,十分的不相信,她认识了贺涵十多年,可是从未听说过他还学过素描。

贺涵点了点头,看着自己小姑娘一脸的怀疑,笑着挑了挑眉:“怎么?不相信?不要小瞧了我呀,我当年可是拿过奖的。”

唐晶将目光从贺涵身上移开,又投向了手中的画儿,眼神里说不出的欣喜。

“喜欢吗?”贺涵看着眼前的姑娘,嘴角不由得上扬。

“喜欢。只不过就是把我的睡相画的丑了点,怪不得瞒着我这么久,原来是画技不精啊。”唐晶冲着贺涵撇了撇嘴,又眨了眨眼睛。

贺涵看着唐晶得意的模样,有些无奈,究竟是谁教她这么伶牙俐齿的。

“你嫌丑啊,那就算了,我自己留着好了。”说着贺涵就要伸手去抽。

“要要要,谁说我不要了。”唐晶见状急忙将画儿抱在怀里,生怕被抢去。

贺涵笑了,发自内心地笑了,他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这次,他抓住了真正的幸福。

“唐晶。”贺涵轻声唤着。

“嗯?”唐晶正摆弄着手中的画框,心思根本没在贺涵身上。

“谢谢你。”贺涵将她手中的画儿放在了桌子上,一把将她拥在怀中。

唐晶有些吓着了,拍了一下贺涵的后背:“怎么了,突然谢我什么。”

“谢谢你来找我,谢谢你为我解开了心结。”

贺涵紧紧抱着唐晶,不肯放手,唐晶也依着他这么抱着。

突然,唐晶的手机响了,是艾米发来的微信视频,贺涵这才不舍地将唐晶放开。

唐晶理了理自己被某人弄的乱哄哄的短发,按下了接听键。

“怎么了?有什么你们解决不了了吗?”说实话,唐晶看见艾米的来电就感到不对劲,虽然自己组里小朋友们能力不如她,但也都是能独当一面,能力不容小觑的啊,如果不是有大事,肯定不会找她的。

“唐总,你什么回来啊,出事了!”艾米急得脸颊通红,恨不得要哭了出来。

唐晶先是冷静的查看了一下视频那面艾米所处的环境,她看见了自己家的会议桌以及她组里的小朋友们。
在她走之前,将房子的钥匙交给了艾米,告诉她,如果万不得已,可以到她家里开会。

她敢这么做一来是对自己的小朋友有一定的信任,二来,她家里明面上也真是没有什么太重要抑或是太贵重的东西了。

唐晶安抚着自己的小助理:“没事别着急慢慢说,还有我呢。”

听着艾米将事情的详情仔仔细细地说给她听,唐晶反而笑了。

艾米有些不解:“老大,你怎么还笑啊,我们都急死了。”

唐晶笑着看着她:“我明天就到了,你们也别担心了,一切等我回去处理。”
------------
好久不写是真的手生了 我前面写的什么自己都不记得了 本来打算看一遍前面的剧情的 结果发现以前的大纲删了 只能看自己码的文 真的是羞耻ಠ_ಠ 好了 复健开始

【白鸥/rps】白薯先生的红薯太太

*白敬亭x王鸥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
*现背 时间线私设混乱 私设我们相爱吧在明侦第四季之后
*狗o私 慎点
*未检查 可能有错字标点

001
白敬亭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王鸥。
大概是在拍摄凰权期间吧,虽然他们不在一组,但多少会有接触。
白敬亭虽然和王鸥录了不少期的明侦,可这却是他第一次看见鸥姐认真演戏。
认真的女人最迷人。白敬亭空闲时总会去王鸥所在的组看看,说是学习,但每次目光总是离不开王鸥。

“小白,你是不是喜欢王鸥。”王鸥杀青那天,白敬亭有些魂不守舍,倪妮看见他无精打采地样子,坐到他身边,问了句。
白敬亭听了有些发愣,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倪妮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傻弟弟的肩膀:“喜欢就去追啊,暗恋算什么。”
002
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在粉丝们的期待下终于开始了录制,嘉宾模式采用了第一季的原版人马,宣传照一出来就让许多节目老粉大呼团魂燃起。
白敬亭的追妻路也正式开始了。
第四季的录制是在冬季,长沙虽说在南方,但这一年冬却异常的冷。
跟第三季一样,第一期的录制依旧是实景剧情,由于某位嘉宾的档期突然出现问题,所以节目组不得不将录制时间提前。
因为突发状况,将节目组弄的手忙脚乱,一面协调其余嘉宾的时间,一面完善场景的布置,但万万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了问题。
在豪华的实景酒店里,竟然没有取暖设备。眼看嘉宾都已经到了酒店休息,第二天就要录制,空调是不可能安得上了。
没办法,节目组在实景酒店的角落摆放了电暖器,每个房间里都放有暖手宝。
但电暖器的取暖效果终究是不尽人意,八九个小时下来,嘉宾们都冻得直哆嗦,尤其是因为人设穿的极少的王鸥。
白敬亭看得心疼,但却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
突然的,他想起录制前王鸥对她的经纪人说想吃烤红薯。
烤红薯。冬天吃起来的确是有满满的幸福感。
白敬亭跟经纪人打了招呼,拿起外套就跑了出去。
虽然冬天卖烤红薯的不少,但是真要找起来却没有了。白敬亭来来回回找了一个小时,终于如愿以偿地买到烤红薯。
可是等到他回到酒店时,不仅烤红薯凉了,王鸥也走了。
003
自从第一次录制后,白敬亭特意买了个保温桶,然后嘱咐助理在录制快要结束时去买烤红薯,其实他是想自己去买的,但是一来一回,王鸥怕是又走了。
助理每次都感到十分奇怪,他记得自己老板是不喜欢吃烤红薯的呀。
等到录制完助理将烤红薯给他时,他就偷偷摸摸地潜入王鸥的化妆间,将烤红薯放在桌上,再偷偷地出来,不让王鸥发现。
等到王鸥来到休息室,看到桌子上了烤红薯,开心的像个孩子样地朝着晏姐说:“你买烤红薯了?前几天不还不让我吃吗。呦,还烫着呢”
晏姐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烤红薯,不是我买的啊。”
“不是你买的?我这都吃了。”王鸥咽下去了口中的红薯,有些烫着了,急忙喝了口水。
晏姐撇了撇嘴,打趣道:“你就吃这一次吧,好好享受,下次可就没有了。”
004
晏姐当时肯定没有想到,从那儿以后接连二三次明侦录制结束后,王鸥的桌子上都会有一个冒着热气的烤红薯。
看着某位女眼圆满脸幸福的吃着烤红薯,再看看她那吓人的双下巴,不禁叹了口气。心里暗暗骂着送红薯的那个人。
此刻,白敬亭在自己的休息室打了个喷嚏。

烤红薯虽然好吃,但终究会吃腻。 而且王鸥在第二次看见烤红薯时,就十分好奇送烤红薯的人究竟是谁。
在王鸥第四次看见桌子上的烤红薯时,竟叹了口气,对着一旁的何老师说:“自从第二次录制后,总有人在我休息室桌子上放烤红薯,也不知道是谁。”
何老师有些惊讶,将王鸥拉到一旁,小声地问道:“你不知道是小白送的啊。”
005
早在第三次录制时,何老师就看见小白偷偷摸摸地进入王鸥的休息室,不一会儿又出来。
其实第四季刚一开始,何老师就感觉出白敬亭看王鸥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尤其是第二案王鸥做侦探两票都投对的时候。
“小白,你去鸥的休息室干什么了。”何老师笑着问道。
正在关门的白敬亭吓得一哆嗦,抬起头有些尴尬地笑着:“没事,刚才鸥姐助理拿着烤红薯要给鸥姐,结果突然被叫走了,我正好路过,帮她送进去。”
何老师看着小白紧张的样子,意味深长的一笑,其实他看见小白时已经猜的差不多了,但并没有拆穿。

何老师以为小白只是不好意思跟他们这些局外人说,但没想到就连王鸥这另一位当事人也没说啊!
白敬亭你这个样子真的要注孤生了啊!!!
知道了真相的何老师不禁扶额。
006
王鸥先是愣了下,然后笑着拍了下何老师的肩膀:“何老师,你别开玩笑,怎么可能是小白。”
何老师摇了摇头,这两个人,一个注孤生,一个就是傻!
“你没看见小白这季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吗,我还以为你俩在一个剧组,关系近了,在一起了。”何老师小小声的说,生怕被身边的工作人员听见。
王鸥依旧有些不相信:“真的假的呀?何老师你可别学撒老师似的逗我。”
“我逗你干什么,小白挺踏实的,就是不大会撩,你自己留心点就知道是不是了。”说完何老师就离开了。
王鸥看着眼前的烤红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小白送的?小白喜欢我?
007
之后的一次录制王鸥因为档期原因不能参加,得知这一消息后,白敬亭一直无精打采,录制破案时也是不在状态。
在这一周里,其实王鸥内心也是有些忐忑。

录制结束后,何老师来到白敬亭的休息室:“小白,待会儿咱们一起去吃宵夜吧。”
“小白?”见白敬亭还在出神,何老师又轻唤了声。
“啊?”白敬亭回过神来,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何老师,我有些不大舒服。”
何老师拉了椅子坐在他身旁:“在想王鸥?”何炅并没有转弯抹角,开门见山地说了出来。
白敬亭最初有些吃惊,但想到何老师的智商和情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好惊讶的。
他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是你买的。”
“我…不知道。”
“真是不知道你们俩都在怕什么,你不告诉她她怎么知道。”
白敬亭低下了头,狗狗眼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的。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TBC——
本来打算一次码完 结果啰啰嗦嗦发现还是得分上中下 而且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这是我cp@西歪咸 
也是最智障的孙仙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