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庄陆】 蚊子

今天突然冒出的脑洞 第一次写关于庄陆的段子
故事发生在庄大夫搬进小炮仗房间的几天后
标题废 可能会ooc
请多包涵
————————————正文———————————————
陆大夫自小就是血甜的主,每到夏天,就成了蚊子们的盘中餐。陆大夫记得在四五岁时,陆妈妈心疼女儿被咬,就挂起了蚊帐。一开始陆大夫看着妈妈忙活还觉得新鲜,一直想亲自动手,但是等到真正挂起来,好么,这简直像把人关在了一个笼子里,咱陆大夫的脾气从小就暴躁,一进去就哭个不停,没办法,陆妈妈只好依着女儿把刚刚挂好再收起。从小惯出的毛病,现在的陆大夫也依旧没有改掉,夏天仍不挂蚊帐,但又不想被咬,只好天天插着蚊香片防蚊。直到庄大夫搬进了小炮仗的房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一天晚上,陆大夫一心想着"生扑”她家老庄,忘记了防蚊这等大事,当然如今在陆大夫心里,一切都没有她家老庄重要,虽说他很矫情,又爱端着。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陆大夫眯了眼,转了个身,心想反正轮休,可以多睡会儿,却不料瞥见他家老庄一直不停的挠着胳膊,眉头紧锁,也全然不知他的小姑娘已经半醒。小姑娘心生玩念,拍了下老庄的肩膀,吓了他一跳,搔痒的手也不禁垂下。陆大夫眼尖的很,看见老庄皮肤上的红肿,一挑眉毛,坏笑着打趣到:“哟,我们的庄大夫被蚊子亲了呀,没想到蚊子喜欢大叔呢。”庄大夫果然是庄大夫,总是爱端着,一声不吭,表情坦然,装作蚊子对他毫无伤害,他的手臂也一!点!都!不!痒!陆大夫笑着看老庄,心想着,这爱装的毛病果然是改不了了。陆大夫上一番打趣觉得不过瘾,纤细的手指拂上手臂,一只手轻轻托起 老庄的下巴,仔细欣赏了一番,一脸认真的说:“庄大夫的美颜真的是无人能敌了呢,以前这些蚊子可是最爱我的呢,现在蚊子都不吃我了,原来蚊子也是喜新厌旧的呢。”说着纤细的手指调皮的向后背滑去,在腰处轻轻画着圈,仿佛要在平静的水面上溅起点点涟漪。庄大夫瞥了眼他腰上不安分的手指,脸上挂起了他标志性的一字笑,小姑娘看了心想 这简直就是犯规!“那如果现在有一只大蚊子想吃了你呢。”庄大夫反手将小姑娘压在身下,嗯,一日之计在于晨。
——————————————————end———————————————br />嗯 其实没事咬咬人也挺好 一只不要脸的公蚊子想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