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贺唐】 寒冬 整理

【一】
人们都说伦敦的冬天算不上是冬天,位于温带海洋性气候区,冬季相对暖和些。繁华喧闹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又为这座城市增添了几分温和。

当然,这种观点只是绝大部分的人所认为的。

也就是说,也有例外。






很可惜,你错过了一个很爱你的人。

我不会原谅你。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自己的花园里,陷入了回忆。

爷爷又在想那位奶奶了。花园的角落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小女孩在嬉戏。

那位奶奶到底长什么样,为什么爷爷总是想她。那个小一点的女孩抓着男孩的袖子,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问。

男孩摇了摇头,大家从来都不提,只是有次爸爸似乎说漏了嘴,大家才知道爷爷发呆是在想那位奶奶。






这一天的天气出奇的好,完全没有冬季该有的寒冷,似乎提前进入了暖春,就像我们看见的那样,孩子们都在嬉戏。

而那位老人却依旧一动也不动地发着呆,
自从她的妻子在两个月前过世后,
他就一直如此,别人问他也不答。

人们都以为他是怀念妻子,
其实不然。
他的妻子生前对他很好,
事事细心照料,没有任何不妥。
他们看起来也十分的恩爱。

只有他们的大儿子才知道,
他的继父心里其实有的是另一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正是他母亲最好的朋友。
母亲知道继父的想法,
但却不曾挑破,
他知道,
母亲一则是对自己的朋友心存愧疚
二则 她是怕失去他。

因此在大儿子的心中,他并不喜欢自己的继父,但是他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的内心,不让母亲发现。

就这样,他们在许多人眼里恩爱的过了许多年。
直到两个月前,老人的妻子病故。




我要走了……这辈子我愧疚的就是你和她……我走了你就去…找她吧……
再帮我…向她道歉……

谢谢你,陪我度过后半生……

他拉着自己妻子的手,亲自送走了她。

那一夜,他想起了过去的许多事,就这样,他躺在妻子的病床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默默地流泪。





爸,进屋子里休息会儿吧。一位四十多岁穿着衬衫的男人蹲在老人身旁,商量着。

思绪被打破,老人回过神来,恍然若世,环顾一下四周,看见孩子们都穿的单薄嬉戏着。再回过头看看眼前的人,穿的也是少的很。

都穿这么少,不冷吗,我在这坐的会儿觉得凉得慌。
老人望着眼前的风景,目光有些空洞地说。
觉得凉就回屋子里去吧。男人说着就扶起老人向屋内走去。
我是心冷,心冷……老人蹒跚前行,嘴中似自言自语般嘟囔着。
男人还是听见了,愣了愣,才缓缓地说了句,
回国的机票我订好了,后天的航班,我跟您一起,去找她。

老人停下了脚步,目光投向了那男人,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些许感激与疑惑,他知道 面前的男人并不喜欢他。

这也算是母亲的遗愿。
男人没有再多说,老人也不再追问。
只是扔下淡淡的一句,
谢谢你。


天空依旧晴朗,丝毫没有下雨的意思。

却突然地
大地迎来一滴水珠。

【二】
两天后,一架飞机从伦敦天际划过,向东方飞去。


你还好吗?

老人在飞机上依旧是一动也不动,心里却忐忑不安。

许久,老人也许是觉得又有些凉了,便向空姐要了一条毛毯。

而不同的是,他将毛毯更多的捂在胸口。



下了飞机,老人望着机场接机的人们,蓦然想起那年,

她从香港回来,先看见了在机场等候的他,

顽皮的用小巧的下巴戳了戳他的肩膀,

他继而转头,

见她求表扬似的一脸微笑。


他的心好痛,当初是他负了她。

而现在他又来请求她的原谅。

他觉得自己甚是可笑。





出了机场,男人的朋友早已在车旁等待,扶着腿脚不变的老人上了车。

老爷子,咱先回宾馆好吧。

她 有消息了吗。

身旁的男人与朋友对视了一眼,随之男人的朋友笑眯眯地冲着老人说。

没有呢老爷子,哪儿能这么快呢。

是啊爸,毕竟这么多年了,肯定是不好找的。


老人没有再说话,只是靠在车窗边。

上海变得不一样了。

她是不是也变得不同了。



到了宾馆,男人先让同来的阿姨将老人送进了房间。
而自己却在与朋友暗中计划着。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老爷子,难道就打算这么瞒着?

男人低下头,点了支烟,沉沉地说。

先等等吧。



男人一进门,就见老人坐在床边,眼睛紧紧盯着那扇门。

她到底怎么样了。老人逼问着,语气冷得让人有种渗进心底的寒。

男人听了一愣,他明白老人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但他依旧没有说话。

她到底怎么样了!老人的声音大了许多,近乎咆哮的声音里带着些沙哑。

男人一惊,又点了颗烟,原地转着圈儿。

就这样,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地呆了许久。

最终男人还是妥协了。





上海的冬天与伦敦比起来真是冷了太多,寒凉刺骨。

老人身着一身黑衣,手捧一束白玫瑰,缓缓地走着。

他最初听见这个消息时,以为过去的回忆会不断地向他涌来。

但是他错了,那些回忆就像轻盈的羽毛飘洒在湖中,

天气转凉,河水冰封,他即使拼命打捞,
也是无济于事。



他的心像被冰封住了一般,
停止了跳动。
全身都泛着说不出的寒,
越是拼命挣扎,
冰封的越实,
他的心就越疼。




终于的,他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蹲下身,轻轻地将白玫瑰放在她的身旁。

接着,他只是静静地蹲在那儿。

泪,无声地滑落。

滴在了她的脚下。

良久,他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她。


一只小小的蚂蚁在她的脸上爬过。

渐渐的爬到了它认为的沟渠。

爬呀爬


爬呀爬


老人死死地盯着它,

随着它的爬行轨迹在心中留下道道伤痕。



老人缓缓地站了起来,

天公似是有意而为,

缓缓地飘起了雪花,

他抬头望着头顶的这片天空,
爱恨交织。



平静下来,闭上眼睛,

脑海中留下的只有几个没有温度的汉字,





爱妻唐晶之墓。





雪大了许多,上海这座南方城市难得见了白,城市中的人们都在欢呼嬉戏,而在城郊,一位老人独自站在墓地里,任凭雪花白了衣裳。



【三】
雪停了,街道也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老人却依旧站在那儿。

爸,走吧。男人不知何时站到了老人身旁。
老人抬头望了望他,但只是片刻。
接着他低下身去,
轻轻用手将她脚下的薄薄积雪扫去。

又抖了抖白玫瑰上的雪,
重新放在她的面前。


我走了。

老人心说着。




我有些饿了,去帮我订餐吧。回到宾馆,老人依旧坐在床边吩咐着。
男人应了,走出了房间。

现在屋子里就剩一人。


老人低下头愣了愣,
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纸笔,


颤抖的手握着笔都显得费力,
却依旧坚持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良久,老人才将手中的笔放下,
把那张白纸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伸手拉开抽屉,
古铜色的手从中拿出了什么,
紧紧握在手里。








爸,我回来了。
男人走到老人的床旁,见老人没有回应,边摇了摇他的手。

老人仍是没有回应。

男人转头一看,桌子上放着许多种安眠药。

都空了。

安眠药下是一张白纸,男人一把抓起放进包内。

便急忙将老人送往医院。




一天后,男人同样身着黑衣,站在墓地里。
将手里的白玫瑰放在面前的墓碑上。
站了许久,
缓缓地拿出了那张白纸。



请将我葬在她的墓旁。




男人偏了偏头,

看着身旁那座墓上的花儿,

也是白玫瑰,

似有些枯萎,

但里面的花瓣依旧洁白,

落雪般。






请你……将我的墓碑刻上……
爱妻…唐晶之墓……

让我…骄傲地走……
骄傲地…睡去……

艾米点头应着,泪不停地滑落。


2021年7月24日 唐晶因胃癌逝世,终生未嫁,离世时只有助理相伴。
--END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