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贺唐】 低到尘埃



Chapter 19
又至清晨,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在屋内跳动,窗外的鸟儿啁啾,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唐晶翻了个身,胳膊重重的打在了床上,声音不小,就连在厨房准备早餐的贺涵都听见了。
“醒了啊。”贺涵走进了卧室,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
唐晶又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脸,有些不耐烦地说:“哎呀,再让我睡一会儿。”
“赶紧起床,早饭我做好了,吃完咱好出去,乖。”贺涵蹲在唐晶的床旁,大手轻轻扯着唐晶的被子。
好不容易,唐晶终于是起来了,贺涵摇了摇头,没想到平时熬夜通宵的唐总竟然还有起床气。
贺涵将白开水递给唐晶,理了理她炸毛的短发:“来,把水喝了。”
小姑娘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撒着娇:“贺老师,可不可以不喝呀。”
贺老师撇了唐晶一下,叹了口气:“唉,真是拿你没办法。”
说罢就要站起来端着水走出卧室。
唐晶得意地笑了,好看的眼睛弯弯的,能将人的心都勾住。
这时,贺涵却突然转身,凑到了唐晶的面前,迅速的吻了一下她的唇,蜻蜓点水般。
“好啦,早安吻给你了,这下该听话了吧,乖,把水喝了。”贺涵拍了拍唐晶的小脑袋,又将杯子塞在了她的手里。
贺涵起身,看着小姑娘一点点地将水喝完,满意地笑了:“这才乖,快点起来洗漱吃饭。”
贺涵走后,唐晶望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哼,一只到处开屏的贺孔雀。

等唐晶一切都收拾好出来,贺涵也将早餐都摆好了。
“哇,贺老师这么能干呀,看来我以后不用天天早上只吃吐司了。”唐晶坐下,挑着眉看着贺涵。
贺涵笑了笑,一只手放在胸前,头微微一低,一本正经起来:“愿为唐小姐服务。”
唐晶又笑了,真好看,贺涵心想。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为什么来伦敦,我是说…为什么那么急。”唐晶嘴里嚼着贺涵煎的荷包蛋,吐字有些不清。
贺涵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早餐。
唐晶见贺涵没有回答,抬起了头看他:“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我父母出车祸了。”贺涵的语气中不带任何的感情。
唐晶惊得站了起来:“那你怎么不去医院啊。”
贺涵又拿起了早餐,冷冷说道:“我和我姐吵架了。”
“走,跟我去医院。”唐晶想要拉起贺涵,可以她的力气,又是怎么能拉的动呢。
“唐晶,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情。”贺涵一只手握住了唐晶的手腕。
唐晶止住了手上的力气,平静了下来,她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去,别人问起他也是一带而过。
“我有一个姐姐,叫贺茵,从小亲戚朋友都特别喜欢她,当然,包括我们的父母。她一直都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也得到了父母许多的爱,她长得漂亮可爱,成绩好,跳舞钢琴样样精通。而与他比起来,我就逊色多了。”贺涵拿起了餐纸,擦了擦手,“我小时候十分的瘦小,身体也比较弱,不爱说话,亲戚朋友都不喜欢我,总是将我和姐姐比,长久下来,父母也对厌倦了,也是,相比较而言,那时的我的确不够优秀,于是我拼命学习,期望取得好成绩,更重要的事,我企望得到父母的爱。”
贺涵突然停下了,目光放空,似乎陷入了往事。
良久,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暗淡:“可是,当我拿着成绩单给他们时,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急匆匆的走了,他们赶着去参加姐姐的演出。那时,我知道了,其实不管我怎么样,他们的爱都是给姐姐的。”
唐晶的眼眶有些红了,她没有想到贺涵的童年是这样的缺爱,也许现在的他也是渴望被爱的吧。
“我也讲讲我的过去吧。”唐晶握了一下她手腕上的大手,又坐回了贺涵的对面。
“在我考上大学前,我父母一直都是貌合神离,天天争吵,也许是为了我吧,他们一直都没有离婚,但他们除了吵架外没有任何直接交流,都是靠我传达,就连饭菜都是各做各的,然后为了让我感觉我们还是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再将各自做的菜端上来一起吃,装作一家人无比幸福和睦的模样,很可笑对不对。”唐晶突然抬起头看着贺涵,贺涵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否应该回答,“其实现在想想,每天吃饭的时候应该也是他们最煎熬的时刻吧。终于我考上了大学,可以离开这个貌合神离的家了,而在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的父母离婚了。”
唐晶无奈地笑了笑,贺涵看了感觉心像被石头重重地砸了一下,小姑娘揭开伤疤给他看,是为了让他放下吗?


依旧瞎写 有一种开学前码不完的恐惧 瑟瑟瑟瑟瑟发抖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