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鹿飞x艾若曼】换房日(完)

*复健产物 短小
*狗o私预警
*自娱自乐
001
艾若曼跟男友分手了,没错,她甩了对方。
虽说是分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艾若曼仍是将眼睛哭出了红血丝。
她仰起头将易拉罐里最后一口冰啤酒一饮而尽,随后将其扔在一旁。
这是最后一听啤酒了。
艾若曼胡乱抓了把头发,摇了摇头,似乎在后悔低估了自己的酒量。
不,是低估了分手带给她的打击。

她今年二十七,兜兜转转又过回了单身贵族的生活,父母的催婚,同事的嘲讽以及时间的偏袒,都早已让她烦躁不安。

艾若曼站了起来,拿起进门时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包,打算再去便利店买几听啤酒。
也许她真的有些醉了,才刚迈出去一步,就踩上了一瓶易拉罐,脚下一滑——摔着屁股了。
她紧皱着眉,心里咒骂着踢了罪魁祸首一脚。
罪魁祸首委委屈屈地滚到了桌子底下。
艾若曼气得扔下了刚拿起来的包,按下了手机电源键,点开通讯录。

“喂,过来陪我喝酒,不过你可能得自备了,顺便帮我带几听。”
没等对方回答,挂断键就已经按下。

002
夜很长,也很怅。月光很亮,也很凉。
门铃声终于响起,艾若曼起身开门,并提醒着自己小心脚下。
“怎么才来呀。”她有些不满地夺去来人所提的袋子,摸了下,“怎么不是冰的!这怎么喝嘛!”
艾若曼转身就走,门口的人也跟了进去。
“大晚上的,你肯定也没吃饭,喝冰的对胃不好。”一阵男声响起。
她终于回过头去,却是瞪了一眼:“鹿飞,你怎么这么絮叨。”

“我跟他分手了,我跟你说,可不是他甩了我,是我甩的他。”
“当初我就觉得我俩不合适,想着将就下,可不合适终究是不合适,这不还是分了。”
“女人啊就不该便宜了男人委屈自己。”
“哎你说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个样啊,时间他也真是瞎了眼,一味偏向你们。”

艾若曼终于停下了抱怨,抬头看着鹿飞:“你怎么不坐下啊,非得站着让我仰视你,果真天下男人都一个样。”

鹿飞终于能插上话了,他刚从各类包装袋,易拉罐的重重包围下逃离出来,又遭到了艾若曼的攻击。“我说一句你回五句,咱俩谁絮叨。”
他打开了一道拿来的保温桶,起开一听啤酒,和手里的筷子一同递给身旁的艾若曼,紧接着又起开一听,向前一伸。
“少喝点,我等会还得收拾屋子,照顾不过来你。”
艾若曼又白了鹿飞一眼,一仰头,大半罐下肚。
“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鹿飞目光一扫他们周围的垃圾,又挑了挑眉毛,一切尽在不言中。

003
艾若曼终究还是喝醉了,也正如鹿飞所料,胃隐隐作痛。
鹿飞调了一杯温水,从包里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胃药,给艾若曼吃下。
“吃了药喝点热水,我先差不多收拾收拾,让你能落下脚。”鹿飞又往杯子里续了点开水。
艾若曼双手捧着热水杯,胳膊肘抵着胃,缩在沙发上。
“再说吧,都这么晚了,你明天也得上班。”

“你这儿不收拾觉都没法住,明天晚上下班直接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
鹿飞蹲在地上,不停往身旁的垃圾桶里丢着东西。
“等会儿你收拾下用的东西,我直接帮你带走,这几天你先住我家,我来这儿给你收拾收拾。”

艾若曼笑了笑,推了鹿飞一把,装作带了醉意地说:“行啊鹿飞,我没白对你好,之前算我 艾若曼错怪你了,你和那些臭男人还是不一样的。”
“不过,”艾若曼挑了挑眉,一脸坏笑,“你有没有金屋藏娇啊,我可受不了一进卧室看见床上躺个小甜甜。”
鹿飞听了一愣,一把夺过她手中空掉的水杯,又倒了半杯,有些不满地塞回她手中。
“什么什么小姑娘啊,我有没有女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胃好了?”
艾若曼笑着摇了摇头,说:“还有点疼,不过好多了。”
“你肠胃本身就不好,饮食特别要注意,你自己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天天吃泡面怎么行。”鹿飞抖了抖手中的泡面袋,又接着说,“还有,碗筷用完就要洗干净,像你这样堆成山了再洗会滋生细菌。”
艾若曼皱了皱眉,抵着胃的力道又重了重:“鹿飞,是不是你们作医生的都有洁癖啊,求求您行行好,别絮叨了,听得我胃又疼了。”
鹿飞停下了手中的活,走了过去。
“卧室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扶着你先去睡觉吧,我再收拾收拾,今晚就住你这儿了,有事喊我。”
艾若曼无力地点了点头。

004
一夜无梦。

一夜无眠。

005
七月的清晨来的早些,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打进屋内,鸟儿有些偷懒还没有开始鸣叫,屋内的人儿也还没醒来。
厨房里的人一阵忙碌,熟练而精准地拿出碗筷,有条不紊地盛好米粥,接着去叫艾若曼起床。
“起床了,你上班快迟到了。”
艾若曼缩在被子里挣扎了几下还是起来了。
“我熬了点小米粥,养胃,你最近吃点清淡的。”鹿飞又往艾若曼的碗里加了把勺子。
艾若曼尝了口,满意地点点头,说:“鹿大厨的手艺真不错,做粥都比别人的好喝。”
“不对,我家什么时候有小米的,你去超市了?”

“没有,超市太早还没开门,我回家取了点。”

艾若曼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看着鹿飞,说:“你几点睡的?几点起的?不上班了?”

“我昨晚睡的挺好的啊,我工作也不忙。”鹿飞笑着说。

艾若曼双肘放在桌上,向前微微探着身子,说:“你当初从公立医院跳槽到私立我就不赞成,到了私立还一天只看几个预约,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呢,六十分就好。”

“这么多年你还是跟上学时候一样,不求上进。”艾若曼白了鹿飞一眼,接着夹了一块鸡蛋。

“还说我,你不也是没变。”

006
“手机给我下。”
艾若曼还在换鞋,鹿飞早已收拾好在门口等待。
“嗯?你要我手机干什么。”艾若曼虽然疑惑,但随着话音,手机已经递给了鹿飞。
“给你添加提醒,以后每周三是换房日,你做家务的能力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艾若曼接过手机,笑着借其打了下鹿飞,说:“我看你就是强迫症,别乱给我扣帽子。”

“好好好,我强迫症,你说的都是对的,我错了,你考虑原谅我下?”
“看在你替我收拾屋子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007
岁岁年年,周而复始。

008
“什么在响?”鹿飞正捞起迷迷糊糊的艾若曼,没空去管那叫嚣着的手机。
怀里的人勉强睁开眼,随意一划就关掉了。
“没什么,你当初给我设的提醒,换房日。”
“取消了吧,我人都搬过来了。”
艾若曼勾勾嘴角,在鹿飞脸上轻啄下:“我不,我要留着让你记住以前对我多好,别结了婚就忘了本!”

“好,留着。”

END
不知道打什么tag 不合适会删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