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明宝】 踏雪寻梅

*第一次写明宝

**重度ooc致歉 我的锅

**无关秦明本人

**一篇甜不甜虐不虐的刀 奇奇怪怪的脑洞

**和老铁@西歪咸 的联文接龙 文题独立 故事衔接



001

“你在找什么。”

“寻梅。想她。”



002

这一天的法医室和往常一样,林涛一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李大宝爽朗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的拍照技术真差,腿照的比我的还短,不过后面的花挺好看。”

李大宝虽然正对着手机傻笑,但也不耽误她拉开抽屉,拿出零食罐子,掏出一颗糖,塞进嘴里。

站在门口的林涛立马就闻到了刺鼻的味道……嗯…榴莲糖。

他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秦明。

和往常一样的标配西装,一本书,一杯咖啡以及…时不时抬起头看李大宝嫌弃的表情。

哦…窗户没关,这风一吹…一股榴莲味,说好春天的花香呢!!!

林涛揉了揉鼻子,轻咳一声走进法医室,想找些存在感。

“知道你在门口。”秦明头也不抬,喝了一口咖啡。

合着你是根本不想让我进来啊

旁边的李大宝又拆开了袋薯片,小包装,因为大包装秦明嫌太占垃圾桶的地方。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

“因为你的呼吸声太大了。”说着李大宝朝林涛动了动鼻子。

秦明终于从书上抬起头来,并瞪了李大宝一眼。

唉,窗户关关,后背发凉。

“喏,给你,这是最后一颗了。”

林涛随之就接到了一颗硬物。

榴莲糖。

林涛吞了口唾沫,走到李大宝桌前,将糖投回罐里,又顺势坐到桌角上。

“还是留给宝哥你吃吧。”

李大宝瞅了瞅林涛一脸嫌弃的模样,撇了撇嘴。

“啧。不吃算了,这是最后一颗,我还舍不得给你呢。”

大宝掏出那最后一颗榴莲糖,生气的用嘴咬住,刚要扯开。

“哎哎哎,宝哥,咱先谈正事,等会儿再吃等会儿再吃。”

李大宝瞪了林涛一眼,往椅子后面一靠,两手搭在扶手上。

“事儿真多,说吧,找宝哥我有啥急事。”

“看他在门口站了近五分钟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是急事。”秦明最大的特别就是在什么时候都能怼人。

不,怼死人。而且一怼就是俩。

林涛叹了口气,有些委屈地说:“宝宝这几天总是问我她像什么花,也不知道是她哪儿个闺蜜在朋友圈里转发的。”

林涛将宝宝的朋友圈翻出来给李大宝看,果然,屏幕上赫然出现着一条父母式的朋友圈。

测一测男朋友究竟对你了解多少,竟有99.9%的人答不出来!!!

点进去一看,密密麻麻全是各种花的简介花语以及相对的各种性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儿家老爷爷老奶奶收集的花谱呢。

李大宝霎那间感受到了林涛的可怜,这问题堪比我和你妈掉水里你先救谁好吗!

大宝直起身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林涛,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想到你家宝宝的朋友圈竟然跟我妈的差不多,自求多福吧年轻人。”说完,李大宝又拿起薯片,刷着朋友圈。

林涛看看面前对着手机傻笑的李大宝又转身看了看面无表情读书的秦大法医。

“哎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丧尽天良,关心一下你们的好友好不好。”

“我没有这么蠢的好友。”

估计怼人是秦明唯一坚持下去的非爱好的行为了。

林涛气得想要走到秦明面前和他理论,可走到一半,就被某人的眼神杀了过去。

李大宝看着林涛受气的样子,有些心软:“算了,宝爷我吃点亏,让你练习练习,我顺便再指点指点你,”大宝放下了薯片,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沾着调料和油的手指,“说说吧,我像什么花。”

“梅花。”简短的两个字从书后幽幽地传了出来。

而这两个字却把正在酝酿着说什么的林涛和准备调教好友怎么哄女朋友开心的大宝惊着了。

“老秦……你说宝哥…像啥…”林涛不可思议地确认着。

看看大宝,也是吃惊到呆滞,但呆滞中又带着些小惊喜。

老秦这算是在夸她吧,想想上次老秦夸她还是他从监狱出来的那天。

上上次还是因为以拍照为由在手机上留下了犯罪嫌疑人的指纹,虽然很不走心,但对老秦来说已经不错了吧。

秦明意识到了自己又一次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便假装轻咳一声:“咳,那个,我的意思是,没有花像李大宝。”

秦明想了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发现,又补了一句:“李大宝这种头露青皮的,更像仙人球。”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老秦你别说宝哥跟仙人球还真挺像。”林涛看着大宝,笑得直不起腰来。

李大宝抓了抓头发,愣了一下,眼睛中跳动的小惊喜渐渐消失,但突然地又笑了起来:“嘿,比仙人球的刺软多了好不好,一猜老秦就是又要怼我。”

秦明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他并没有看见大宝眼中的那份失落。




003

李大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留起了长发。

已经到了肩膀了,甚至还略微超过了一点。

龙番市现在也已经是银装素裹,白雪茫茫一片。

冬季有雪,这也算是北方城市给予当地人们特有的福利吧。

三人组又破了一个大案子,作为奖励,谭局给他们放了一天假。

林涛本来是打算这一天带着他家宝宝和两位好友一起吃饭,证明自己真的有宝宝。

可是不巧,宝宝有事来不了了

看来宝宝永远都得是薛定谔的宝宝了。

就这样,林涛在李大宝和秦明的嘲讽下勉强吃下了几口牛排。

不过,这段饭也算有些收获。



他发现,李大宝和秦明越来越有默契了,说起话来像一个人一样。

特别是怼人。

作为两人共同的好友,林涛毫不费力地捕捉到了他们各自的小心思小情感。

唉,这两个人,真够费劲的,要不我帮帮忙好了。

想到这儿,林涛停止了咀嚼食物的动作,牙齿咬住叉子,眼睛左右转着,瞅瞅秦明,又瞅瞅李大宝。
突然间,阴险一笑。

秦明眯着眼睛看着林涛,感觉有什么不对,再看看李大宝,正清扫着她的盘底,根本无暇去看林涛这贱兮兮的模样。

“宝哥,你说你都相了那么多次亲了,要不干脆吧咱们秦处长收了算了。”

“咳咳咳咳咳……”听到这话,大宝差点一下子把嘴里最后一口意面喷出来,要把自己呛了一下。

秦明瞪了林涛一眼,将果汁递给大宝。

“谢谢。”大宝接过果汁,喝了口,感觉好了不少。

这一切,都收入林涛的眼底。

“涛涛,你可别逗我,咱秦科长这种奇葩,我还真消瘦不起。”

说着李大宝还撇了撇嘴。

林涛同时也对秦明挑了挑眉,怒了怒嘴。

意思是老秦,我也就帮你到这儿了。

结果很好猜测,林涛又成功地得到了秦明的白眼。


吃完饭后,林涛突然提议去公园走走。

李大宝表示同意,反正谭局给了一天的假。

秦明其实是不乐意的,但依旧是被另两个人硬拽去了公园。


这个季节,是梅花开的时候,公园里恰巧有梅。

地上又有些积雪未化。

红白相映。


李大宝对着梅花左照右照,照了大概不下一百张照片。

还时不时得让林涛帮她和梅花来张合影。

得,俩梅同框了。

秦明看着在雪地里忙活的俩人,感觉有些无奈。

不就是雪和梅吗,有什么好照的。

“哎呀!”李大宝突然大叫一声,吓得老秦和林涛赶紧跑了过去。

“宝哥怎么了。”林涛赶紧扯着大宝的胳膊检查是不是她受了伤。

秦明有些敌意地看着大宝胳膊上的那只手。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好友只是关心。

李大宝摇了摇头,指了指头上,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了。

“没事,就是帽子不小心挂树枝上了。”

俩人抬头一看,的确,大宝的帽子结结实实地挂在了树枝上,还挺高。

秦明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大宝:“我想知道以你的身高是怎么把它挂上去的。”

李大宝当然听出来了秦明语气里的嘲讽。

“我就是看树枝上还有几片枯叶,想摘下来,结果一跳,叶子没摘下来,帽子倒挂上去了。”

秦明不禁翻了个白眼,心中无奈。

这人不仅长得矮,还这么幼稚。

“嘿!你都翻了还几个白眼了,少嘲笑我几句能死啊。”李大宝有些不满地嚷道。

然后又拍了拍林涛的肩膀:“涛涛,你帮我拿下来呗。”

“不许拿。”林涛刚要伸手去够,就被秦明制止了。

“这帽子太丑,不要了,回去我做一个给你。”


就这样,过了几天,大宝如期收到了秦明亲手裁制的帽子。

的确比她原来的好看不少。

礼盒里还是有一张卡片。

秦明赠。











004
李大宝跟秦明表白了。

但秦明没有答应。

理由很简单。

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大宝心思简单,大大咧咧,但一看就是在幸福美满的家庭里长大。

而他,小时候父亲就含冤自杀,母亲也因为父亲的离去而变得恍惚。可以说,他的童年,是阴暗的。
他无数次地想向大宝坦白爱意,但每次都会问自己,你能给她幸福吗。

他给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他连保证她最起码的安全都做不到。

就在前几个月,大宝因为他被人绑架,出了意外,差一点就再也醒不来。

是秦明连累了她,那秦明又怎敢和她在一起。

工作了这么多年,他得罪了许多人,不知道哪儿一天就会有人出来报复,万一大宝又出了意外怎么办。

秦明不敢想,他认为杜绝这类事情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跟李大宝保持距离。

但是他发现他做不到,他总是在不受控制的接近着大宝。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大宝也喜欢他,他必须让大宝死了这份心。

秦明不能害她。

就这样,秦明开始以各种理由拒绝李大宝进入解剖室,从呼吸声到心跳声,从思考到分析,秦明都会说李大宝打扰到他了。

最初李大宝也只是觉得可能老秦有些尴尬吧,我都不尴尬你尴尬什么。

可是这样持续了一个月。

秦明还是尽量避免着与李大宝单独相处与交流。

李大宝急了。


在一天早晨,李大宝早早地来到了办公室,成功地将自己的上司堵在了办公室门口。

“为什么这一个月都躲着我,我是病毒吗。”李大宝挡在秦明的面前,手撑在门框上。

“不是。”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李大宝死死地盯着秦明,那眼神,似乎面前就是一套巨大的煎饼果子。

“就因为我向你表白了是吗!就因为这么点破事你就不让我进解剖室还天天躲着我啊!!!”李大宝气得已经不顾周围是否有其他同事,就这么喊了出来。

“咳,李大宝现在是上班时间,请你小点声。”秦明环顾了一下四周,幸好没有同事,装作镇定的咳嗽了一声。

“我李大宝偏要喊了!让全警局的人都知道知道你原来是一个公私不分,心胸狭窄的人,天天穿着西装像个正人君子似的,算我李大宝瞎了眼了!”李大宝一把推开面前的秦明,气忿忿地走出了法医科。

秦明也没有待在法医科,转身走向了局长的办公室。

“谭局,我想换法医助手。”秦明在谭局面前面无表情沉默地站着,过了好久才开口说话。

局长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坏掉了,这李大宝在秦明出事的时候可是帮了大忙呀,秦明这小子也学会了过河拆桥?

“换法医助手?为什么啊,秦明你看,这李大宝能力挺不错的,跟你们不是也处得关系挺好吗。”

“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她不合适这个岗位。”秦明继续面无表情地说着。

其实秦明早就想将李大宝调出法医科了,因为即使是他能杜绝与她接触,在法医科还是要趟着浑水,她还是有可能会收到伤害。哪儿怕是回到痕检科,也比在这里安全。

但秦明一直没忍心,他知道李大宝是热爱这个岗位的,否则她也不会在十多次因为职业而相亲失败后仍然坚持着。
可现在他已经伤了她的心,不如一伤到底。


就这样,过了几天,李大宝没有再来到龙番市警局。

除了秦明和局长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直到又过了几天,法医科又来了位新的法医助理。

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宝哥走了,不回来了。

所有人都在责问秦明为什么将大宝调走,甚至还有人骂他恩将仇报。

他都没有回答,更不介意。

他介意并且想不通地是,李大宝不应该来找他,然后将他臭骂一顿吗。

他都已经做好了放下面子,李大宝怎么骂他都不还嘴的准备。

可她始终没有来。



这一天下班回家后,秦明接到了一件快递。

拥有各种怪癖的秦明从不网购,也不会有人给他寄快递。

他接过快递低头瞟了一眼发货人。

李大宝。

秦明一下子有了精神,赶紧去书桌上拿了剪刀过来拆了快递。

快递里的东西有些奇怪,让人摸不着头脑。

一把剪刀和一支梅花。

那支梅花还有些干枯了,折面也不规则不平整,看起来像是被人不小心折断,并且已经掉在地上很长时间了。

而秦明之所以能看出那是梅花,仅仅是凭着上面仅剩的两朵残花罢了。

将东西都拿出来,秦明发现箱子的缝隙里别着一张纸。

一剪梅,一剪没,过去的事都剪断忘了吧,我走了。

你一个月来所躲避的李大宝。














005
时间匆匆忙忙的赶路,日子也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又到了一年冬,大宝也已经离开这里四个月了。

林涛已经和宝宝求婚了,婚期就订在来年四月。

伴郎定了秦明,伴娘则未定。

原因很简单,宝宝的闺蜜都早她一步嫁了人,导致身为国民伴娘的她成为新娘的那一天,竟然找不到伴娘。

秦明本来不想参与的,他不大喜欢在这种场合引人注意,其他人的目光也会使他浑身不自在。

其实更重要的是,他怕毁了自己好友的婚礼。

虽然他嘴上并不是这么说的。



林涛也觉得李大宝走了秦明心情不好,就会以各种理由在下班后带着秦明出去散心。

当然,包括这次婚礼请秦明当伴郎。

林涛无数次感觉自己特别伟大,小黑有次对他说。

“头儿,你不怕秦科长带着解剖刀去参加你的婚礼啊。”

他这完全是拿自己的幸福来换好友的幸福啊。

他必须得让秦明调整好心情,再把宝哥请回来。

当然,这不仅仅是为了秦明的幸福。

这也是谭局交给他的任务。

记得谭局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林涛啊,你一定要想办法让秦明把李大宝找回来,局里实在给秦明找不到法医助理了,记住,这是你近期最重要的任务。”

确实,自从大宝走后,法医科又回到了三天两头就大换血的日子。

毕竟龙番市警局法医科就两个人,除了那个变态处长外,就只剩下个法医助理了。

奈何秦科长要求严格,又来过个李大宝,这下即使是神仙来也入不了他的眼了。




这一天下班,林涛照例拉着秦明出去散心,秦明满脸得不乐意。

林涛其实也是很无奈,两个大男人天天在街上溜达,不知道的以为他俩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呢。

刚出警局,天上就飘起了雪花。

最初下得倒也不算大,只是零零星星地飘着几片,有点像秋天落叶,在空中打个转才舍得落下。

可过了一会儿,雪花渐渐变大,速度也明显加快,似乎是天上的娃娃一不小心打翻了几袋子棉花。

这座城市变得白茫茫的。
地上很快就有了不薄的积雪。

原本秦明因为雨的影响,也是不喜欢雪的。

可是如今,他一看见雪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也许,是因为大宝吧。

他想起了许多,

想起了自己一时冲动说她像梅花,想起了去年他们三人一起在雪地里赏梅,她一不小心将帽子挂在了树枝上,想起了她走时给自己寄的一把剪刀和一支梅花。

想起了自己做的混蛋事。

秦明突然加快了脚步,将林涛远远地落在了身后。

“唉!秦明,你上哪儿去!等等我呀。”被丢下的林涛边追边喊着。

“公园。”秦明并没有减慢脚步的意思,更别提停下来等林涛了。

林涛跑了好几步才追上了秦明,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怎么突然想起去公园了,有案子?”

秦明没有说话,只是脚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些。

终于在快到公园的时候,他的嘴唇才微微动了下。

“寻梅。”

他想了想,最终又加了两个字。

“想她。”






最终,秦明还是没有找到那年的梅花,通过林涛的询问才知道,因为种种原因,公园里的梅花早在好几个月前就已经移走了。

“打电话告诉那个新来的,不用来报道了。”

“这人还没来你就要换掉,谭局那天还跟我说,实在是没人给你挑了。”

“没有人能比得过李大宝。”

“人也是你赶走的。”

“我是混蛋。”






踏雪寻梅,未果。


我想你。

这算半个TBC?

评论(2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