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安然

喜雨/更喜仙/三分热/日常颓/文笔渣/一条咸鱼/欢迎勾搭
贺唐/安谭/楼春/庄陆/
白鸥/明宝/…/
没错这是个杂食号
最后 爱仙仙@西歪咸

【白鸥元宵联文】《胜负》

白鸥元宵联文活动
CP:白小西x鸥记者
抄送:@白鸥联文厂 




*明侦角色拉郎 白小西x鸥记者
*狗o私预警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x
*要寄刀片请私聊问我地址
————————————————————————————-

001
“来了。”蹲在墙角的男人将手里的馒头揪成块向对面的墙壁扔着,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有些沙哑。
“173号白小西!你不愿意吃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在M镇这间面积与犯人数不成正比的监狱里回荡着狱警的斥责,令人有些毛发悚然。
“嗯,来了。”女人勾了勾嘴角,顺应着狱警的推搡,有些趔趄地走向男人对面的墙角。
门重新被锁上,狱警冷哼一声,也转身离去。
女人俯下身,把男人方才扔下的馒头块尽数捡起,然后扔在他的身旁。
男人正拿着勺子在汤菜里翻搅着,似想从中找出一点肉星,但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他终于抬起头来,仰望着她:“别来无恙啊,鸥记者。”
她蹲下身来,妩媚地对他笑着,却不知为何有些寒:“别来无恙,只不过……”她站起身,不知是否有意地踢翻了他的汤菜碗,“这次,是我赢了。”
002
“再给我来一杯啤酒!”白小西重重地将啤酒杯摔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趴下,动作幅度有些大了,把刚放下的酒杯推下了桌子。
啪啦。碎了。
酒吧老板何前辈闻声赶来,先是看了看眼前的玻璃碎片,而后抬头瞅了瞅一醉不起的白小西,一边捡着碎玻璃一边骂道:“你说你这没出息的小子,今晚抽的什么风,非得把自己灌醉不可。”
白小西听见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举起手臂高呼:“巴萨万岁!”
收拾完残局的何前辈走到白小西身边,想将他拍醒。
“何前辈,我来叫他吧。”伴随着高跟鞋与地面的清脆接触声,有一句轻细的女声传来。
何前辈觉得这声音甚是熟悉,但却有些不大敢认。
“怎么?何前辈您不认识我了?”年轻女人轻笑看着面前一脸不可思议的何前辈,言语中透露着熟络。
“没没没,快坐快坐。”何前辈拉出椅子,接过女人手里的行李箱,“小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没听小西说过。”
“我也没告诉他。”鸥记者突然冷淡了语气。
何前辈并没注意到这一点,仍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你这一走,小西就不爱说话了,只知道拼了命地训练,其实他不说我们也知道,他是离不了你。”
鸥记者叹了口气,摇摇头:“他是恨我。”

鸥记者与白小西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两家大人也是世交,颇有些定了娃娃亲的意思。两个人也是感情甚深,无疑是一对亲密情侣。
可就在几年前,鸥记者突然前往加拿大留学,白小西有意阻拦,可终究是抵不过鸥记者的去意已决,情侣间的关系也随之出现裂痕。
鸥记者一去就是四年,四年从未回国,两人也只是偶尔有所联络,至于鸥记者为何会突然出国,白小西也一无所知。

“醒醒,小西!回家了!”鸥记者轻轻拍着小白的脸颊,试图叫醒他。
白小西却打开了她的手,指着她的鼻子问道:“你…你是谁呀?我不要跟你回家。”他一边摆着手一边拼命摇头,“不,不!不要跟你回家!只有鸥能带我回家!”
鸥记者苦笑着,双手按住他的肩膀:“我就是鸥啊,走,咱们回家。”
她刚转身想拉住白小西的手,就听见背后有哭声传来。
“呜呜呜…鸥早就不要我了,你不是鸥,不是鸥!”
鸥记者愣住了,白小西的话像一把刀刺进了她的心里。
她蹲下身,拉起他的手,啜泣着:“对不起小西,对不起。我回来了。”
这下轮到白小西愣住了,他揉了揉眼睛,双手挣脱鸥记者的禁锢,将她的下巴托起,左瞅瞅右瞧瞧:“你真的是鸥吗?”
鸥记者点了点头。
“你别哭,别哭呀。我原谅你了,我跟你回家。”白小西用手背轻轻擦拭掉鸥记者脸颊上的泪痕。
鸥记者肩膀依旧是一抽一抽的。
白小西抓起鸥记者的手,咬了一口:“咬你一口就当把欠我的都还了。”
鸥记者不哭了。
但他真的不恨她了吗。她分明觉得他咬得是那么重。
很疼。
白小西笑了,拉起她的手,但淡淡的血腥味却在舌尖泛起苦涩。
003
白小西和鸥记者和好了,和过去一样的如胶似漆。鸥记者到底是从国外留学归来,一回来就已经安排好了工作,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即使白天忙着东跑西跑掌握第一手新闻,晚上也会去找白小西,陪他一起训练一起比赛。
这天白天与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鸥记者依旧是忙忙碌碌了一天,累得恨不得住在公司。但是想到白小西在晚上还有一场重要的比赛,就匆匆地与同事告了别。

白小西也与往常比赛前一样,没有一点儿紧张,反而是兴奋地跟鸥记者说这儿说那儿:“我比赛的时候记得给我拍照呀,拍好一点,每次都给我拍的太丑了,哪儿像个记者拍的……哎,你说,你要不要考虑当体育记者啊,你说啊,我给你讲体育知识……”
鸥记者笑着打断他:“你以为体育记者那么好当,能说当就当啊。”
“哦。”白小西有些失落地应了一声。
鸥记者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现在不也挺好的吗,我也能看你比赛啊。”
白小西笑了笑:“可是我也想看你工作啊。”
鸥记者没有接话,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
“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开始了,你该去准备了吧。”鸥记者举起手来,“加油啊,我会给你拍照的。”
白小西跟鸥记者击了个掌,眨眨眼睛,无比的自信。

时间过的飞快,鸥记者用笔记本敲了一会儿文案,比赛就要开始了。

白小西是B队前锋,堪称M镇球技最好的男人,与H队的乔小罗合称绝代双脚。
他最大的对手是H队的甄射手,他在球场上总与白小西过不去。

比赛开始了。
鸥记者拿起相机随时准备着拍照。
比赛刚开始就十分激烈,但B队也有着明显的优势,白小西的表现也是十分的精彩。
反观甄射手,有些显得心不在焉,感觉精力并没有在这场比赛上。

观众席上H队的球迷发出了一阵叹气——-甄射手失误了。

“这个甄射手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失误,我看今天B队是赢定了。”
“别啊,我押了H队,要不然我可是赔惨了。”
“不仅仅是今天,甄射手最近总是这样,不少H队球迷都开始对他不满了。”

观众席上的议论也是从未停过,但是鸥记者管不了那么多,她不赌球,也不是球迷,她只是来陪白小西比赛,给他拍照的。
于是鸥记者又举起相机拍了一张。
白小西摔倒了!
这是鸥记者从相机里看到的,也是从观众的呐喊声里听到的。

白小西被扶下了场。
鸥记者急忙跑去找他,队医正在检查他的伤势。
“应该是骨折了,这场比赛肯定是踢不了了。”鸥记者看了眼队医,觉得很是面生,但也没有多想,毕竟她此刻的心都在白小西身上。
白小西挣扎着要站起来:“不,我要比赛!”
“不可以,你想以后永远踢不了球吗,你不想要金靴了吗!”鸥记者按住白小西,不让他起来。
拿到金靴是每一位球员的梦想,那么白小西也不例外。
鸥记者的话果然起了作用,白小西老老实实地接受着队医的处理。
队医处理得干净利落,起码让鸥记者挑不出一点毛病,白小西安稳下来,她的注意力也渐渐转移到了队医身上。
“你是新来的队医吗?以前没见过你呀。”
队医点了点头,声音很甜美:“我今天刚刚随队,没想到就有球员受伤,你是他女朋友吧,真好。”

她的眼里满是羡慕。

鸥记者笑着点了点头。
“我是鬼队医,我应该叫你什么呀。”女孩子很是外向,打开了话匣子就有点收不住了。
鸥记者伸出手来:“你好鬼队医,我是鸥记者,以后还请多关照了。”说着她看了眼正咬牙忍着痛的白小西。
“你好鸥记者!”她摊了摊手,有些无奈,“虽然我很想,但是医生不可以随便握手。”
鸥记者表示理解,也觉得鬼队医有着较高的职业素养,白小西让她医治鸥记者很放心。
004
白小西伤了一个月了,伤腿明显在向好的趋势发展,鸥记者也请了假,专门照顾他。虽说这一个月离开了他心爱的足球,但是美人在侧的感觉也是舒服得很。
因为白小西的伤腿,鸥记者和鬼队医也成了好闺蜜,也许也是因为和鸥记者的友情,鬼队医对白小西的伤也格外关心。
鸥记者有时也会问白小西为什么会摔倒,白小西的回答永远是一样的。
不知道。
鸥记者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多问,球场的事她也不懂,也帮不了什么忙。

有一天,白小西突然嚷着要看鸥记者那天比赛给他拍的照片,鸥记者这才想起自己的大作还没有给被拍摄人欣赏。

“哎你看看,我拍的不错吧,还嘲笑我,看下一张。”鸥记者笑着按着翻页键的照片。

在这一张照片上,甄射手正铲着白小西,脸上分明露着得意的笑。


鸥记者想继续翻页的手僵住了。

他看向白小西,此刻的白小西满脸也写满不可思议。

又过了几天,鬼队医在这几天里一直没有来,只是给鸥记者发了条微信,大概是说白小西的腿很难恢复的和以前一样,很难再踢球了。
鸥记者从看见那张照片开始,每天都在关注着新闻,每天都会看报纸,虽然这是她以前最讨厌的事情。

震惊!B队前锋白小西竟然遇庸医!痛失夺取金靴机会?

鸥记者快速浏览了新闻内容,内容着实让她大吃一惊。
新闻报道称,鬼队医自己承认是自己的医治不当使白小西的腿恢复产生障碍,而在有媒体问道白小西的摔倒原因可能是什么时,鬼队医竟称是白小西自己失误而摔倒。
这一切让鸥记者无比震惊。与鬼队医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从见到她第一天起,就对她的专业技术毫无置疑,她怎么会是庸医,而且她为什么说白小西是自己失误摔倒!

鸥记者觉得鬼队医一定是被甄射手威胁了,不得以才自认庸医。
“鸥?你去哪儿了?”
听到白小西的呼喊,鸥记者将报纸藏起来,端起鸡汤进了他的房间。
“你不要每天早起给我熬鸡汤了,太累了。”白小西接过了汤碗,但鸥记者却没有放手。
“鸥?你怎么了?想什么呢。”白小西望着他有些疑惑。

鸥记者回过神来,勉强地笑了笑:“没事,刚刚公司打电话让我回去上班,我…”
鸥记者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那你赶紧去吧,明天就去吧,你有这么好的一份工作也不容易,我早就好了,要不是想让你多陪陪我,早就该让你去上班了。”
“那…那好吧。我等会就去给公司打电话。”鸥记者笑着说。

第二天,鸥记者的确没有再出现在白小西家里,只不过,与和白小西所说不同的是,她也没有去上班。
鸥记者来到了自己的公寓,拿出了笔记本,发布了一个帖子,曝光了甄射手蓄意铲倒白小西以及他逼迫鬼队医帮他顶罪。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帖子下留言辱骂甄射手的人越来越多,帖子的内容也开始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鸥记者合上了笔记本,眼前甄射手那狡黠的笑容仍挥之不去。

小西,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005
“M镇H球队的甄射手在酒吧厕所内意外身亡,经警方和某位撒姓侦探调查,杀人凶手正是前不久与其产生纠纷的B队球员白小西。白小西因故意杀人已被警方逮捕,其女友仍在为其准备上诉材料。”

鸥记者关掉了电视,最近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是白小西杀了人。
也不相信竟然有人抢先了她一步。
在白小西入狱前曾告诉过她,真正的杀人凶手是乔的女友鸥宝贝。可无奈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鸥宝贝才是真凶,所以翻案十分困难。

今天是监狱允许鸥记者探视的日子,鸥记者准备了许多材料,想再听听能不能从白小西那里得到什么关键性信息。
她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激动,现在能帮白小西的只有她了。
但是在看见狼狈不堪的白小西时,她还是哭了。
她隔着玻璃去抚摸他的脸,她真的好心疼。
因为情绪激动,鸥记者并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
就在她要走时,警察递给了她一封信,说是白小西给她的。
像白小西这样的杀人犯,信件都是需要警察检查才可以递给收信人的。
鸥记者很是惊喜,但想到这儿,不免有些失望。

回到家,她立即拆开信封,快速的将信读了一遍,正如她所料想的一样,信的内容大概就是说他在监狱里一切都好,不必挂念,让她要好好的,诸如此类的话。

鸥记者叹了口气,想要把信收起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既然他们刚刚已经见过了,那他为什么还要写信给他呢?
白小西一定有什么要告诉她的。
鸥记者赶紧将信展开,又重新拿起笔细细读了遍。
果然有问题。

次日,鸥记者又到监狱见了白小西。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鸥记者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曾经帮你调查过。”白小西如实回答
鸥记者有些不敢相信:“帮我?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是想慢慢告诉你的,可是……”白小西抬起了双手,望着那副手铐,“现在都晚了,只能一下都告诉你了。”
“你即使告诉我,我又能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小娱记,即使我知道我父亲是因为她而死,我又能怎么样,她是大明星!!!”鸥记者情绪又出现了波动。
相反,白小西却是出奇的平静:“我不管你怎么做,但都希望你别忘了一点,帮我洗清罪名。”
鸥记者刚开始有些奇怪白小西今天的直来直往,但是看见他有些冷酷的眼神,她明白了什么。

她觉得有些可怕,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你是想让我……”
“不!不可能!我不会的!”
白小西笑了:“会的,你肯定会的,咱们打赌好了。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的赌约吗。”


“鸥,咱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好啊,要是分开了你就是小狗。”
“为什么我是啊,要是你离开我了呢。”
“我是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鸥记者感觉恍然若世,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拎起了包,扶着墙走了。
006
这是白小西入狱后,鸥记者第三次看见白小西,但地点却有些出乎意料,监狱。
鸥记者因为是两起故意杀人案的凶手锒铛入狱,白小西也在监狱里待了两个多月了,看见鸥记者时也没有原本想象中的惊喜。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甄射手害得你右腿骨折。”鸥记者居高临下地说着,但却有些失去成功者的姿态。
“是,我比赛当场就知道了。”白小西如实说着。
鸥记者冷笑一声:“你是不是早就看见我拍的那张照片了,当时你是不是故意让我知道的。”鸥记者并没有疑问,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
白小西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在演戏,你只是为了让我去杀掉甄射手,这一切你都算好了,对吗。”
白小西这次没有说话。
良久,他才回答:“是的,但我万万没有算到鸥宝贝会提前你一步,也没想到我会倒成了替罪羊。”
鸥记者苦笑着,虽然她早已经知道,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难受:“说到底,你还是恨我。”
白小西这次真的没有说话。

“白小西,你赢了。”

“我也赢了。”

“我并没有离开你,不是吗?”
END

评论(8)

热度(49)